欢迎您来到西南作家网:www.xnzjw.cn
西南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散文 >> 正文

阳光总会温暖有你的地方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贵州遵义 曾丁玲    阅读次数:27531    发布时间:2024-03-15

 战友、战友亲如兄弟

  

如果你没有过当兵的经历,你一定不会对“战友”一词有最深情的理解;如果你没有经历过战争,你一定不会对“生命”一词有最深刻领悟。   

李安富,196512月出生于贵州遵义余庆县。198310月入伍,参加过边疆保卫战,目睹过战友的牺牲,经历过与死亡的擦肩而过,荣立过三等功。

1997年,李安富退出现役,被分配到遵义市一家国有企业工作。2004年,在全国国企改革的浪潮中,面对企业的将不复存在,他只得无奈地选择以两万多元买断了工龄。

曾经,在战场上,李安富与战友们有过相互的承诺:如果谁活着,就替牺牲的战友照顾好父母。战争结束后,李安富活下来了。他对自己能好手好脚的活着挺知足。从此,照顾好烈士的父母,为烈士家庭服务,成了他的义不容辞的义务和责任。逢年过节,他自费带上慰问品,去战友家里慰问老人,帮他们做点农活,老人有什么需求,他也尽力帮他们解决。每每看见李安富,老人们犹如看见了自己的儿子。

2017年端午节前夕,李安富接到余庆战友周明远的电话,说那几位在边疆保卫战中牺牲的烈士的父母都已经是年近80岁的老人了,他们想趁自己还走得动,去云南烈士陵园再看望一下儿子。可是他们都没有钱,怎么办?李安富接到电话后,斩钉截铁地说:父母想在有生之年再去陵园看一次儿子,情理之中的事儿,那就送他们去,钱的事我来想办法。

他立即亲自返回余庆,与4位烈士的父母进行交谈。(当时与他同一年从余庆入伍的97位战友中,就有6位在边疆保卫战中牺牲了。多年后,有两位烈士的父母也过世了)在了解了老人们的真实想法后,李安富向几位老人庄严承诺,一定要在428日,老人们的儿子为收复老山而牺牲的这个日子,再送老人们到云南麻栗坡最后看望儿子一次。

从余庆返回遵义后,他立即在自己的“美篇”上发起一个以“为实现烈士父母到烈士陵园看望儿子”为主题的社会募捐,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收到145人次的捐款28000元。李安富把每笔捐款认真做了记录。捐款金额20600元不等,捐款人有战友、有素昧平生的学生、工人、机关干部等爱心人士及社会团体。其中“余庆苟皮滩建筑公司”捐赠了5000元,还有一家“月行一善”的慈善机构成员共捐赠了4050元。“月行一善”的发起人是遵义某中学一个叫朱玥的老师。她曾在支教时看到农村孩子缺吃少穿的,特别可怜,就想到以每月做一件善事的方法来帮助这些贫穷的农村孩子。当时,李安富也为朱玥老师的“月行一善”尽过微薄之力。朱玥老师得知李安富的募捐初衷后,立即派人到余庆对这几个烈士家庭进行了走访核对,随后在她创办的慈善机构“月行一善”群里发起募捐,从而有了那笔4050的捐款。

余庆烈士亲属在老山主峰(右二李安富)

 

2017425日,李安富和战友周明远,李安贵,王建军各开一辆私家车,每辆车上坐一户烈士的父母和一个沿途能方便照顾他们的子女。启程,向着老人们魂牵梦绕的、他们的儿子们最后的安息地——麻栗坡烈士陵园驶去。到了昆明,李安富先安排烈士家人去云南各地走走看看,428日一早,李安富一行就带着烈士的家人们去陵园祭拜烈士。

烈士罗显恩母亲在儿子墓碑前祭奠

 

祭奠结束后,李安富从剩余的善款里取出2000元,作为八一节提前送给随行的每个烈士的父母各500元的慰问金。剩余的3000多元,李安富全部转赠给了当地的“麻栗坡老山爱心志愿者协会”。

善款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李安富只想通过这种形式,把社会对烈士家庭关注的爱心永远传递下去。

 

二  为了母亲的笑容

 

2015年,李安富加入了深圳龙樾基金会。这是一家民间慈善机构。

 

2015年,李安富加入了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志愿者团队。这是一家民间慈善机构,这个机构有两个服务内容:一个是对抗战老兵的关怀;另一个是对烈士父母的关怀。

2019端午节前夕,深圳龙越基金会的工作人员文雯联系李安富说:听说你们那儿的开阳县龙岗镇龙岗一村石头寨组有一个叫陈忠秀的百岁老人,她儿子刘志友在对越自卫还击战中牺牲了,现跟着小儿子过。家境非常困难,你去她家了解一下情况,基金会再根据你反馈的信息帮老人解决具体困难。端午节那天,李安富与在遵义某银行工作的志愿者宋成萍一起赶往开阳刘志友烈士家中看望老人。临行前,他们没忘给老人买了大米、菜油、粽子、苹果、牛奶等礼物。在开阳县志愿者郑久久的陪同下,他们来到了老人的家里。

2019年端午节自愿者李安富一行看望烈士百岁母亲陈忠秀于旧房前合影

(左一为郑久久、中间是烈士母亲、右一为宋成萍、右二李安富)

 

听说有人来看她,老人心里特高兴。当李安富问老人有什么困难需要他们帮着解决的时候,老人说,她也没什么太大的困难,现在政府每月都给她发放2000多元的抚恤金,她从心里感谢党和政府对烈士家属的照顾。这些抚恤金过生活是没什么问题,只是她家房子太漏,一直没钱修理,问李安富能不能找人帮她家把漏房子给修修好。

烈士母亲陈忠秀旧房卧室

 

老人的家住在大山深处的一座大山脚下。尽管之前李安富就已经知道了烈士家经济状况不好,当他们来到了老人的家里时,老人家里贫穷的程度,还是远远超出了李安富的想象。老人的老伴早已去世,90岁那年,老人又双目失明了,唯一的儿子也快60岁了。虽说家里一字排开去有45间瓦房,但由于房子所经历的年代太久,房顶、屋梁有的都已经腐烂了,原本用厚纸板支撑的天花板,早已大块大块地脱落得只见房梁和房梁架上黑乎乎的小青瓦。如逢雨季,屋里便大雨大漏,小雨小漏。夏天的夜晚,星光和月光可以直接从破碎的瓦片中透出星星点点的光来。老人的小儿子说,这房子以前是当地杆寨林场工人值班的工区房,后来林场的这个值班点撤销了,没人来上班,房子也空下来了,林场就把这栋值班点的房子以当时两千元的价格卖给了我家。如今几十年过去了,老人家里既没有壮劳力,也没有钱维修房子,破房风雨飘摇,也就在所难免了。

李安富看着这破旧的房子,七尺男儿心里一酸,眼泪不听使唤地滚了下来。刘志友烈士虽不是他们余庆的战友,但替牺牲的战友们照顾好他们家人的责任,一直是他心底里的誓言。他一把抓住双目失明的老人,轻轻地在她耳边说:老人家,我一定要替你把房子修好,绝不让你的房子再四处漏风漏雨。老人也紧紧握住李安富的手连声说:谢谢你哈,李同志!谢谢你哈,李同志!李安富扶老人坐下后,就围着房子四周转了转,他想观察一下怎样为老人修补破房子。然而,这房子破损的程度却又一次让他感到震惊:这房子哪敢动啊,动哪哪垮。

李安富与烈士的百岁老母亲陈忠秀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西南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号    贵公网安备52010202002708号

合作支持单位:贵州文学研究会  四川省文学艺术发展促进会  云南省高原文学研究会  重庆市巴蜀文化研究中心

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58577099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