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西南作家网:www.xnzjw.cn
西南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长篇小说) 竹都传奇 之 三十八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王昌宇    阅读次数:18994    发布时间:2024-07-02

三十八

赤水河滩口上的白鹤,静静地等待鱼群,别颈曲项如睡着-般。没有船筏行进的打挠,只有河风与滩浪轻吟。法币贬值,物价混乱,竹木行商生意萧条。空气沉闷,山径荒芜。

王七老爷的合江货栈冷冷清清。傍晚,在货栈的阳台上,面对三江口,安上靠椅,静养病体。

一位外地回来的朋友悄悄对他说:山那边开始搞土地改革,百姓拥护得很。

耶!看来这祖上留的基业是守不住了。每天为生意费心,每夜为基业筹谋,熬得油干灯草尽。年岁增长,已近古稀,岁月不饶人。病情在自己身上,自知时日不多,王七老爷便把儿子王敬先喊来,说想回柏香林养病,叫他守好这货栈,老家的田土山林让老二去管。敬先叫了两乘“滑竿”,护送父亲回柏香林。

老二王敬祖守护在柏香林,说患过小儿疳,身体虚弱。其妻刘氏,生了一儿一女,儿子王中魁、女儿王中玉在合江读书。敬祖一直没干事,养了两支画眉,逍遥度日,全凭收租吃饭。

父亲回来,敬祖去丙滩请了潘太医来给父亲看病,并请每五天来检查一次。这个潘太医是在外地学的医术,回丙滩来开了间药铺,口碑还可以。接交人多,来来往往,外界消息灵通,与七老爷关系不错。

王敬山听说七叔病了,备好礼物,与金有芳和中胜全家一起来探望。七叔今天精神特别好,问及四嫂的情况。敬山说娘病多,身体状况不如你,好在有桂月霞照顾。

七叔说,桂月霞是个好姑娘,聪明能写会算,持家有条不紊。这个王老幺,这样就走了,辜负人家姑娘了。七叔一激动,就气喘吁吁。

七叔拉着敬山的手说,柏香林就指望你了。你敬祖哥有病,无能力,两个孙子托给了敬先。敬祖我就拜托给你了,望多多关照。说罢忧心忡忡,眼泪汪汪。

随即,摸出一份已由司法处备案的遗嘱:“把七房的产业分划了,合江货栈归王敬先,丙滩上面的房屋田土山林归王敬祖。这另一张是分关,弟兄二人都签了字,政府贴了印花,生效了。他俩各有一份。怕我死后,俩弟兄打理扯(发生矛盾),你可示出我的遗嘱,解决好事端。”

“七叔你已安排得很好了,不会有什么事端可出。你为后辈人考虑得太周道了。”王敬山受了重托,是报家父托孤七叔之恩。

王敬山补充一句:“七叔,我尽力做好。”

 

余先生逝世后,熊四爷接着负责约妻口货栈的管理。竹木的堆码、柴炭篾碱的存放都井井有条。物资收发、资金收付、山价计算都清清楚楚。只是竹木生意太淡,柜上无钱。王七老爷回来养病,医生出诊、药费开支、营养食料费用不少。王敬山来看望时,悄悄给了敬祖两块银元,暂时还可支付,但时间长着呢。王七老爷手中有钱,但就这样有出无进,怕维持不了多久。这事成了七老爷的心病,加上老病,二病相重,神仙也无回天之力。

王七老爷看着敬祖每天就是玩那个画眉,不是找“笔口袋”(喂画眉的昆虫茧),要不就是炒蛋米;不是给鸟洗澡,就是在林中蹓鸟,其他什么都不做,什么都做不来。原来读的书已丟生疏,全无一点生存的能力。叫他肩挑背磨,他那瘦弱的体体儿受不了。唉,只注意为子孙积钱购土,没培养他修身立品。想来想去,只有叫他学医,动脑不下力。他教训过王敬祖:“你要学点手艺,将来生活才有来源。如果不学,将来只有讨口要饭。”

王敬祖也明白,现只有通天坳下来柏香林和尖山子这点地方了。自己在坐吃山空,想学点手艺。学什么?体力活都要凭力气,都苦。只有用脑的要轻巧点,只苦心志,不劳筋骨。潘太医近段来来往往,背个药箱,受人尊敬,又找得到钱。便向老汉提出来想学医。七老爷也想过,要读记大量的书籍,重在实践,还要精细,怕敬祖没这个志愿,更怕没有毅力。嗯,只有撞到南墙上,头碰痛了才能真正回头。好!求求潘太医看看。

一天,潘太医来复诊,王七老爷说出了敬祖想学医,要拜先生为师的事。潘太医想了一下说:“医生是苦手艺,全凭苦记医学经典,熟悉药性汤头,跟师临床实践,要细心耐心。敬祖公子哥儿,能屈尊行贱?”

敬祖说:“我游手好闲的路走到尽头,我要重新做人。潘老师请收我为徒。”说罢跪在潘老师面前。王七老爷也颤颤巍巍站立拱手。

“好!我收了这个徒弟。”

敬祖叩三个头,喊老师。王七老爷取下手上的金戒指,给潘老师戴在指上,权作敬师礼。

王敬祖见父亲这样做,下了决心。便走到檐坎上,取下画眉笼,解开笼罩,拉开笼子门,放鸟归山,以表一心学医的决心。潘老师点了点头,汝子可教也。

七老爷把敬祖叫来,说合江货栈需款急用,加之这里要开支。要他赶紧卖坨地方(田土山林)。商量一阵,准备把尖山子那坨二十多石田产、几埂竹林杉山出让,价格议得很低。先征求房族的意见,房族只有王敬山在近处。

王敬山不要,一是不想置业,二他是七叔带大的,有钱拿出来孝敬,还敢买七叔的地方?敬山先是劝七叔不要卖地方,有困难大家商量着过。

七叔说:“你不要,我已托熊四爷把口风传出去了,一口价80块大洋。”

“七叔,太低了吧!至少也要120块大洋。”敬山说。

“就是这个价都不知有人买不买?”七叔很悲观。真的,久久无人问津,七叔每天总是长吁短叹,病情渐渐加重。

一天,叫去把桂月霞和王敬山请来,对王敬山说:“你做得对,把王敬国为国捐躯的事隐瞒了,今天当着我的面,把一半抚恤金给桂月霞。”又对桂月霞说:“你拿去办点什么事。你没有和敬国拜过堂,你找个好人户安个家。是我们王家对不起你。”

王敬山对桂月霞说:“王敬国阵亡抚恤金一共是1000元(法币),给了幺爷500元,剩下的500元归你,乡长叫我保存。回去就交给你。”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西南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号    贵公网安备52010202002708号

合作支持单位:贵州文学研究会  四川省文学艺术发展促进会  云南省高原文学研究会  重庆市巴蜀文化研究中心

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59393386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