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西南作家网:www.xnzjw.cn
西南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长篇小说) 竹都传奇 之 三十五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王昌宇    阅读次数:17602    发布时间:2024-06-19

三十五

金树成三人回到丙滩,与郗大爷商量。金树成说:“做药材生意‘撇脱’,只通知各保,要收杜仲、黄柏、厚朴,规格要求,价格公示。但必须派人去重庆接洽,有人接收后才能确定。”

郭德兴亦参予商量,他说:“五年前赤水有人来收,价格我记不起了,我回去问蹇大爷就知道,他听到价格还可以,上山去找到一根厚朴,剥了几十斤皮,算来有好多钱,等厚朴皮干后,等了几个月,收购的老板不来了,后来当柴烧。”郭德兴强调说,“先把五年前的价格摸清楚,当时那个价格,一百斤可买多少斤盐或多少斤米为标准。现在去洽谈的价格要用现在的盐、米价折算后定价。如果按原来价格,现在买不到相应的盐米。”

王敬山说:“货币贬值太快了,暂不干纯商业的生意去流通赚钱。做干笋加工,我们掌握的是实物,就不受货币贬值的影响,水涨船高。”

金树成也倾向做干笋加工。郗大爷看熊四爷一直没开腔,便点名问:“玉森,你觉得该干啥?”

熊四爷说:“我们收干笋子,让山民们做成干货后,按质论价。做两年上路后才整烤笋坊,这样不冒险,稳当得多。”

最后决定由熊四爷负责收干箐竹笋。

这时,金有芳哭兮兮的跑到茶馆来喊王敬山,说:“柏香林来人,说老祖婆抽起了(病危),赶紧回去。”还说:“昨天晚上都好好的,大哥回来和老祖婆吵嘴,气得脸青面黑的,气上不来。”

王敬山听罢,对有芳说:“我先走,你慢慢来。”说着匆匆忙忙上街,朝栅子门走去。

大哥王敬利不一般,要摸清他的脉,必须从小时谈起。

儿时,王四老爷专门请了老师教他读书,希望儿子出人头地,光宗耀祖。经常教育儿子,“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看见王敬利认真读书习字的样子,听到老师的夸奖,暗暗高兴,看来老祖坟埋到好穴位了,发到我们四房上。在王四爷撒手人寰的时侯,拉着王四娘的手叮嘱,敬利大点,让出去闯闯,不要阻拦他。王四娘悉遵重托,事事依王敬利的。

那年,王敬利在娘手中要了一笔银两,到了遵义去闯,想整个一官半职。到了遵义,见到别人时髦的衣着,油光的发型,把自己长衫马褂,毛盖子发式,一相对比,简直是相形见绌。第二天就去换了行头(服装),手上添一颗金戒,还去买了一怀表,银质的表链露一长截在八团绵马褂的排扣上。大有南洋回来的大老板的打头。

有人来问:“先生多少时间了?”

敬利把怀表摸出来,一手按开表盖,递到来人眼下,说:“你自己看。”

来人笑了笑:“知道了。”

王敬利终于会到他的老表(王四娘后家侄儿)周荣和,老表邀他回仁怀去做酒生意,周荣和在仁怀干事。王敬利说他不想去仁怀,想在遵义找事干。不久周荣和打听到道真缺文职,边远了无人想去。周荣和花了五十块大洋,获得王敬利放道真县任县府文职助理职务通知。送王敬利去任职,才发现道真比赤水更偏僻,更穷,更落后于时代。王敬利这一身打头,比县长更光亮。加之王敬利在近段时间里接受了许多新理念,新词语。少了许多之乎者也的虚词和赤水土话。淡吐好像操过了道真县府里的同行,县长便放他到农林建设科任副职。

王副科长便经常到穷困的乡间,解决土地纠分、林界矛盾。去了几次后看到的都是穿着褛烂、粗野横扯的山民,好几桩案子都没有处理好,还是正科长去三下五除二、四下五落一的整得平平服服。县长对王敬利的能力有些不悦。王敬利知道后,到遵义买块怀表送县长,职位才稳住了。

工作能力一般,拈花惹草却有优势。皮肤洁白,身体不胖不瘦,高挑伸展。加之服装发式,在一个小小的边远县城,算是鹤立鸡群。只要不是谈工作,很多人不知道他的深浅,都认为是饱学之士。县城里的富家小姐,象苍蝇见腊肉骨头,蜂拥来啃,都不入他的法眼。

一天,王敬利身感不适,准备去看医生,满街都是草医、巫医,唯教堂有洋医,便去了教堂医院就诊。正巧,有一道真富户的女子亦是来看病。王敬利看见此女子,打扮得珠光宝气,一动满身银饰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尽管家庭富有,衣着打扮与遵义城里人比,起码要迟十年。但人的底板不错,稍加打扮,便是美人。

这位女士见到王敬利眼睛一亮,这个打头好出众,但人不像有病的,倒像是个打猎的,在巡找猎物。病人多,都在诊断室门外长椅上候诊。

“先生,你不像是我们道真人,咋个跑在这里来看病?”女士先发问。

“有眼力,我原来真不是道真人,我现在是了。”王敬利回答。

“在我们道真上门来了?”

“只有上门女婿才是道真人?”

“那只有到这里做官。”

“不是做官,是为吏。”

“吏是什么?”

“县政府里,只有县长是官,其他干事的人都是吏。”

“啊!县里的小官。”女士笑了,王敬利也笑了。

“韩丽娟。”里边在喊号。“到!”女士进去了。

王敬山心中重复一遍:“韩丽娟。”名字倒很美。

不多时,韩丽娟拿两个纸包出来了。

“王敬利。”“到。”王敬利进诊断室里去了。不多一会,王敬利出来,好像有事,直接就走出巷道。

“王敬利!”娇滴滴的一声,背后有人喊。王敬利回头看,正是他要想追的人韩丽娟,两人都笑了。一路同行,有摆不完的话。

“你说的官是我的亲戚,我也想到县政府干事。”韩丽娟说。

“好哇,我们就可以经常摆谈了。”王敬利沾沾自喜,激她一句,“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好干。”

“打个赌。”

“赌啥起?”

“我办到了你请我吃饭,我没办到我请你吃饭。”韩丽娟很认真。

“好!”王敬利和他击掌认定。

一天,王敬利到办公室上班,正准备去泡茶。有人敲门,喊报告,王敬利背着身子,答应请进。门开了,进来一位穿着入时的姑娘。问今天晚饭在什么地方吃?王敬利觉得奇怪,回头一看,嘿!韩丽娟。

“报告副科长,新来的资料员韩丽娟前来报到。”

“你真是说到做到,真有本事。敬佩!敬佩!”王敬利知道,此人来头不小,路子宽,对韩丽娟敬佩是实话。

王敬利和韩丽娟的婚事,由科长圆成,很快就结了婚。婚事花销由韩家全额支付,王敬利沾沾自喜,捡了好大一个便宜。结婚后才知道,结婚开支,因为王敬利的位置,更加县长与韩丽娟是亲戚,于是收的人情开支后余剩不少。王敬利不好去参予账务,韩家嫁女还发了个小财。

结婚后总要有个稳定的住处,不能住在后家或县政府里。思前想后,王敬利把韩丽娟带回丙滩,酬了一次客后,找七叔,把四房的山价算了一下,全部拿走都还差。商量卖一坨地方,筹足房款,便回道真去了。

王敬利回道真后,有了住房,两个的薪资,生活倒不成问题。后来,韩丽娟生了孩子,生第一个儿了时高兴,叫王中乐,后家帮带;生第二个姑娘时儿女双全满意,改名玉双,后家也帮带;生第三个,取名王必为。后家就喊黄了(推谢),韩丽娟就只好不上班,自己带,三个娃儿韩丽娟太累,王敬利去请了个佣人。尽管王敬利已经成了正科长,薪资仍就有点紧手。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西南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号    贵公网安备52010202002708号

合作支持单位:贵州文学研究会  四川省文学艺术发展促进会  云南省高原文学研究会  重庆市巴蜀文化研究中心

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59395835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