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西南作家网:www.xnzjw.cn
西南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守护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贵州赤水市政协办公室 周超南    阅读次数:13461    发布时间:2024-03-01

赤水河的人间四月天,两岸翠竹青青,杨柳依依,鸟鸣如歌。清晨,踱步进入雾景的青青河边,试着眯着眼暂且停下悠悠的步履,微微地咧开嘴,均匀地呼吸这缓缓而来的天地元气,染上无数尘埃,抑或悲伤、沉郁的脾肺,沐浴在东风的浩荡里,一如进入清水洗过的感觉。静享这铺天盖地的无私赐予,顿觉周身气息匀通,神清志爽。

于是,美好幸福的一天,赤水河的人们就从初阳冉冉东升开始了。

从不喜欢锻炼的我,今晨,面对这薄如蝉翼的晨雾,也经不住她挥舞的白丝巾,在眼前曼妙挑逗我长期懒懒的视觉,任由她无穷魅力的牵引,鬼使神差地破天荒上班步行了一次。

刚到办公室门前,一眼瞥见,让我兴高采烈的心情,惊愕不已。怎么是余玲?怒气冲冲的,正面对主任噼里啪啦地说着什么……

心里的本能反应告诉我,糟了。主任啊,今天摊上事了。

余玲,机关后勤张荣的老婆大人,私下里人称母老虎。长得还算标致,一米六六,半个美女型,但一点不温柔,脸上总挂着些许怒容,让人生畏。说起话来硬邦邦的,一点弯和气都没有。发起脾气来,王爷老子天不怕,不泄完心中那口气就不罢休的一根筋婆娘。张荣在婚姻的殿堂里,不断成长为一名粑耳朵,以致闻名街巷,离不开她的苦心栽培。作为一介赳赳丈夫,在家里大气不敢出一口,连说话声音大了一点点,也要被揣的男人,命苦。

其实,这些都是庸人自扰。人家的家事,那本经知晓咋念。再说,自己家那只母老虎,也不一定就温驯,也不一定就不骚心。同情人家张荣,不如打盆清水,照照自己的尊容,是不是那张雄性的小白脸,有些憔悴了?

张荣呢,依然乐哈哈的,沉浸在粑耳朵的幸福生活中。人家喊他粑耳朵也不生气,甚至还特别高兴。该干啥还干啥。可谁曾想得到,眼前这个雷厉风行、透着阳刚之气的男人,让人一万个想不到,一万个不相信,原来还是个著名的大粑耳朵。

从严格意义上说,张荣也不能算是一个粑耳朵。张荣这个粑耳朵名声,很大程度上是被冤枉的。了解张荣的人都知道,碰上一个先天性心脏病的婆娘,谁不担忧恼火。十年前,余玲心脏病发了,在死亡边缘上,张荣把房子押给银行,找亲戚朋友东拼西借的才凑足了医款,在重庆新店医院搭了两桥,才从鸡脚二神手里抢了回来。病痛这个东西是个恶毒的魔鬼,它缠着谁,张牙舞爪就拉紧谁、腐蚀谁,连性格有时也听它的。想想,一个被病魔折磨的女人,屈从一下,随着她的性子,心平气和了,对身体不就很有好处吗?不就她好我也好吗?既然分担不了她的病痛,那就分担一些她的忧愁甚至不可理喻的任性,一个男人难道这点担当都扛不起吗?

这时,听见余玲说:主任,你想想,张荣哪个砍刀的,自从他晨泳这几年来,就没让我省心过,心都要气爆了?

余玲边说着边用手按了一下胸脯,像她的心脏马上真要爆炸似的。

我不喜欢那些落水救人呵什么见义勇为的。听人讲,有人还称他为赤水河畔的守护神,弄得怪迷十样的,像个河神、菩萨一样。

主任,你是张荣的领导,今天我跟你反映了,如不给我阻止下来,出了事什,我要找你哈,话不好先说在前兜,到时别怪我不讲理。

主任知道惹不起,不断说着:好。好。好

主任在一边说着好。好好声中,抬眼之间,不知怎的,那双近视得不得了的眼睛,平时走他身边过都视而不见,可今天偏偏雪亮了起来,不经意地一眼就望见了我,还就发号施令了:余玲反映这个事你去了解一下,怎么我们还不知道呢?主任边说边回他办公室了。

回到办公室,我也学老主任办事的模样,不慌不忙地,梳理着近几天张荣在我脑海中的记忆行迹。

嗯,不对,星期三张荣有异常!走路一脚长一脚短的,拐得很,脸上表情也痛苦。对,脸上还有几道伤痕,像狗爪子扒的一样,烦跨跨的,颈子上也有。

这情况大家都看见的,这也不怪同事们不关心,而都以为是他婆娘给挠的。男人的面子大如天啊,都是同事,面子扫地的事,明知故问,就是存心伤害。私下其实都同情着,暗责余玲,这个婆娘整他其他地方行不行?偏挠脸,这么深的沟壑,几时填得满嘛!

于是,我想这会张荣可能还没出去。去找他时,张荣正好在打印室装订文件。

荣,我问你一下

。他习惯地响亮亮回答。

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这个张荣,原来还是一个深藏不露的无名英雄,而受冤枉最深的又是大家认为的那个不讲理的母老虎婆娘余玲。

就在星期三那天,张荣习惯七点不到去晨泳,为不惊醒老婆,轻脚细手跨上游泳包关上门,晨泳去了。

天还没亮,街道有些寂静。行至中途,耳边除徐徐吹来的微风之外,似乎还隐约听到抓小偷、抓小偷……”的呼喊声。

顺着喊声飞奔过去,在转弯处的前面宾馆大厅处,两名女人正紧紧拽着一个高大的男子不放,口里还在声嘶力竭地不停地呼喊着。见此情形,张荣便冲上去怒喝道:干啥子、干啥子

男子见有人来,拼命挣脱了她们的手,意欲转身夺路而逃。张荣随即迅速迎面猛扑上去,一把抓住他的衣服。这名男子见他身材不高,恶狠狠大声威胁:你他妈的少管闲事,看老子整死你

张荣死死不放,彻底愤怒的男子用脚狠狠地踢他,挥着拳头不停地向他头部、背部上狠狠地打。这位高大威猛的男人,为了脱逃,灌注全身力量,拳拳袭来,锤子般砸在头上,痛彻脑心。

就在痛得难以忍受放松的一刹那,男子挣脱后直往外跑。张荣忘记了身上的痛,借着向前奔跑的惯性,双脚离地腾空飞身一脚,向他后腰狠狠踢去,男子一个狗扒屎扑倒在地。未及男子爬起,被随后猛追赶来的两名女子再次把他紧紧抓住,而男子仍挣扎着试图向前逃窜。

由于用力过猛,张荣身体失去平衡,也向前飞出了好几米远,正好撞在行道树上,距离半米不到的前方,就是一个破损路灯的锋利铁桩,如不是行道树挡着,按当时飞出去的速度,说不定就落在那个锋利的尖铁桩上,后果是难以想象的。

为了争分夺秒,被撞得晕乎乎的张荣,用双手狠劲地撑在地上,强忍剧痛,在蒙眬的眼中,见眼前两个女人完全不是对手,如再拖延,挣脱后,将前功尽弃。

可不争气的脚,就是没力气,于是,张荣再次鼓足一口气,狠狠地在地上跺了一脚,强行紧追上去,抓住男子的后衣领,使出浑身力气,一脚向他大腿下关节处再一次猛踢过去,将他踢翻在地。

在三人合力下将其牢牢控制,张荣随即掏出手机报警。交与公安警察后,才发现自己脸上、手上、膝盖等多处受伤,满身血迹,全身一点劲都没有。

后来才知道,这个男子是网上追捕的东北逃犯。这天早上,进店偷服务员手机,被发现后,在抓扯中,张荣赶到了。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西南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号    贵公网安备52010202002708号

合作支持单位:贵州文学研究会  四川省文学艺术发展促进会  云南省高原文学研究会  重庆市巴蜀文化研究中心

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58577823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