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西南作家网:www.xnzjw.cn
西南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马鹿山下的“臭狗蛋”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贵州德江 杨鸿飞    阅读次数:50856    发布时间:2023-11-06

夜晚,静谧的山村,一声狗叫,打破了村庄宁静。村东头点点亮光活像一条银蛇,正沿着蜿蜒曲折的羊肠小道钻进村子。

夜雨绵绵,狗声此起彼伏,淡淡的星光在瞌睡人眼里不甚皎洁,却足够温馨。有人起身探望,不见动静又回被窝熟睡了。

“玲子,镇上从浙江请来一位医学专家,明天在镇医院礼堂授课,你去吗?”

带着睡意的啊宝,迷迷糊糊的和玲子说话,玲子翻过身,没理他,又呼呼大睡了。

突然,门缝射进一束银光,散在玲子枕边,停了好久。

“不对,该是有人。”啊宝逼着气没敢支声,心里蹦蹦直跳,是不是有坏人。

“有人吗?”

门外传来喊声,还有说话。啊宝听出不像是坏人,一看表已是凌晨3点,他开始对这声音产生怀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明明是喊人的声音,都几点了,这么夜深人静的还找上门来干啥呢?啊宝不想理会,索性的把头躲进被窝,只担心玲子醒来引起麻烦。

“应该是这家,前几天我来过……”,另一个声音接着说。院坝里总是一个接着一个的说过不停,话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急。

玲子醒来发现啊宝像个猫猫一样,圈在被窝里不出声,很有些奇怪。加上外面闹哄哄的,跟白天街上卖菜一样热闹。

“谁啊……”,玲子差点喊出声了。啊宝用手轻轻揪她,示意不要说话。

“人都找上门了,哪有你这样,赶快去开门。”

啊宝只好将头从被窝里伸出来,一只手向电源开关摸去,灯亮了,啊宝起身开门,门外的人顿时高兴得叫起来……

大家匆匆赶进屋子,只管说话,搞得啊宝一头雾水,半天没听出个名堂儿,幸好玲子跟这里人打交道的时间长,总算明白来意:是来请玲子去治病,说救人要紧。他们中一个叫奔奔的青年男子,为表诚意,一下跪在堂屋,希望玲子答应大家的请求。

秋风吹过瓦楞,发出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伴着蒙蒙细雨,淅沥沥下过不停。

奔奔家住的村子没通公路,车子进不了,大家只有步行。啊宝和玲子紧跟在村里来的几支手电筒后面,顺着山路,星夜赶到奔奔家。刚进院坝,只见坝子中央摆着担架,看样子是准备将病人抬到镇上医院。屋里坐着20多个同村男女老少,显得万分焦急,房间里被大伙儿围得结结实实。

“三嫂,你打电话问一下奔奔,喊到医生了没有,小琴妹实在撑不住了。”内房间传来一女子焦急而又哭泣的声音。外房间的火炉上,一锅热腾腾的鸡汤,热气儿混着深霄的空气,一股浓浓的香味在外屋弥漫开来。

“让开点,来了,来了……”,奔奔上气不接下气地直串到屋子。玲子医生看到面色惨白的小琴躺着床上,正在生与死的边沿上挣扎徘徊。床单、被套都染满了鲜血,挺着大肚子疼得厉害,玲子敲了一支葡萄糖掺和白开水叫小琴喝下,然后指导小琴运气,深呼吸,就这样做反复的动作。小琴在玲子医生的引导下终于生下了孩子。

奔奔喜极成泣的又烧香又拜佛,只管谢天谢地。

母子平安,大家都松了口气,静坐差不多一个小时,天色渐渐亮了,村里的人各自回到家里,开始新的一天的工作。   

乡间小路,坡道田边,牛儿挂着铜铃叮当着响,村民吆喝,鸟儿和鸣……,朝阳艳照下,如诗如画般展现在人们的眼前。

奔奔的爹看到小乖乖,十分可爱,他动了动嘴唇,给孙子取名叫狗蛋儿,这样,大家都叫奔奔的儿子“狗蛋儿”。

狗蛋儿真聪明,才两岁多就随爷爷奶奶生活,爷爷每天上山放牛,下地除草,都要带他一块去,不管在哪里,狗蛋儿总能找到乐趣。爷爷向邻里邻外夸赞孙子:“会唱歌,会跳舞,大多数还是狗蛋儿自编自演的。”每每茶余饭后,爷爷奶奶都会欣赏一场由狗蛋儿带来的欢乐舞蹈和一曲儿歌。一段表演过后,爷爷、奶奶激励鼓掌助兴,狗蛋儿高兴得和爷爷抱成团。

一天早上,狗蛋儿的奶奶到远门亲家办事,临走时狗蛋儿还在睡觉,奶奶交代爷爷,要他看着点儿,一时半会儿就回来。爷爷点点头喂猪去了,不知道怎的,爷爷的头突然像一根铁丝死死地勒在头部疼得难受,一时没找到镇痛药,只好回到房间窝在被子里,咬紧牙齿硬撑着不说话。

狗蛋儿醒来见外屋子里没有人,也没有活动的声音,就跑去灶房找奶奶,灶房空空的,一个人影没看见,他只好坐在火铺上把两只脚伸进没生火的坑里,借炕灰的余温暖脚。

差几个月才满三岁的狗蛋儿,就这样一个人在火铺上不哭也不闹,直发呆,两只手在两胯间隙处不停地搓捏,鼻涕顺着嘴纯尖流得老长,看上去眼睁睁的。

“二娘……”

隔壁三嫂推开门,看见狗蛋儿一个人在家,长长的鼻涕正向下垂延,她急忙用手将它干掉甩过指尖,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最后撒在地上躺平了。

“奶奶呢?”三嫂问狗蛋儿,狗蛋儿不着声,只是摇摇头。三嫂以为二娘在家,不再多问就回自家屋子忙活去了。

晌午,二娘从亲家那里回来,看到狗蛋儿爬在炕沿上睡着了,灶台上冷冰冰的,样子是没生火,二娘骂了一阵老头子就串到里屋给狗蛋儿翻零食,才发现老头子圈在被窝里睡着了。老头子头疼后脸部满汗珠,二娘掀开被子他才醒过来,心想你终于回来了。不,老头子没说出来,只是看着二娘掉了眼泪。

狗蛋儿嚼着零食在一边唔……唔……地哭着。

“不要哭,爸爸妈妈明天就回来”,可是,狗蛋儿还是唔……唔……

二娘对狗蛋儿说的这些话不知是多少遍了,狗蛋儿从没见过爸爸妈妈回家,也不知道爸爸妈妈长什么样子,只是听到奶奶随时在耳边说爸爸妈妈。

小琴生下狗蛋儿不到一年,丈夫奔奔就带她跟村里人外出广州了。说是当年因为家乡几十户人家不通公路,交通不方便,差点要了妻子性命,幸好玲子医生来得及时,挽回母子俩。一想到这些,奔奔修路的决心是铁定了,他把意见跟村里交换后大家举双手赞成,经过半年的努力,路修通了,可是想改造房子没钱,奔奔又和妻子商量决定去广东打拼,狗蛋儿交给老人家照顾,在大年三十的晚上趁狗蛋儿熟睡时,两口子就拖着箱子杀广(南下广东打工)了。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西南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号    贵公网安备52010202002708号

合作支持单位:贵州文学研究会  四川省文学艺术发展促进会  云南省高原文学研究会  重庆市巴蜀文化研究中心

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58530101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