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西南作家网:www.xnzjw.cn
西南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山鹰》之第二十六章 川黔军两虎相斗 游击队视死如归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签约作家 何开纯    阅读次数:48453    发布时间:2023-04-21

农历三月,春来无处不芳香,正是竹笋生长的季节,王老五指着石顶上刚出土的竹笋,对着新来的游击队员说:

你们看,竹笋虽然嫩柔,但它不怕重压,敢于奋斗,敢于冒尖。竹笋尚能如此,何况我们是人?游击队不怕百事不利,只怕灰心丧气;不怕妖魔鬼怪,只怕心酸皱眉。不是打虎手,不上石顶山,你们来了,游击队就有希望,相信游击队如同春笋,会有出头日子。

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英雄面前无困难。王老五足智多谋,熟悉石顶山一草一木,在王老五眼里没有困难,只有奋斗。大家看着王老五是一名铮铮铁汉,剩下的游击队员打心眼里相信他,依赖他,拥护他。

一天上午,细雨如丝,细细的,柔柔的,不停地亲吻着人的脸颊。调皮的雾呢,在微风吹拂下,在雨丝中滚来滚去。石顶山像披着一件薄纱,薄纱越盖越厚,越盖越多,一下子填平悬崖、深谷、山巅,一切变得迷离恍惚。

神手!左边发现敌人!

队长!右边也发现敌人!

两个侦察兵同时从左右跑来,向王老五报告。

有多少人?

王老五同时问两位侦察兵!

看不清楚!

两人同时回答。

王老五手往额头上一拍,对着两人说:

快去叫李营长!

王老五和李营长耳语一番后,带着队伍分左右摸索着前进!

啪!啪!啪!

王老五向左边敌军开枪射击。

啪!啪!啪!

李营长向右边敌军开火。

两人叫花子打狗,边打边退。

敌人在迷雾中遭到游击队袭击,恼羞成怒,猛烈还击游击队。

王老五和李营长从枪声中探得敌军虚实,估计各方至少有一个营以上的正规军。大家一致认为,如果硬打,一则,耗费弹药。二则,会遭到国军两面夹击,伤亡会惨重,不如来个金蝉脱壳,让双方敌军自相残杀。不出两人所料,这一走,双方敌军果然接上了火,双方都以为对方是游击队,拼命猛烈还击,两军越打越起劲,越打火力越猛,都恨不得一举消灭对方。

王老五站在远处,看着左右敌军接上火了,心里很高兴,原来左边是黔军,右边是川军,双方一碗酸菜一碗醋,你不仁,我不义,不停发泄。王老五和李营长很满意自己的计谋,心里甜滋滋的,像吃了一勺蜜。

川军营长外号袁火炮,满脸横肉,性格直,冒起火来亲爹亲娘都不认,是个亡命徒。黔军营长外号张不怕,嘴上一撮黑胡子,只要有人惹怒他,会是石头做的心,无情无义,说翻脸就翻脸。

两虎相斗,必有一伤。两军激战,势均力敌,双方难分胜负,从上午打到下午黄昏。

事有凑巧,敌军双方正在疑惑对方是不是游击队时,雨停了,雾散了,山是山、路是路、树是树、人是人,看得清清楚楚!

你们是哪个部队的?

我们是黔军!

你们是哪个部队的?

我们是川军!

双方开始喊话!

别打了!我们上当啦!

该死的游击队太狡猾了!

老子抓到游击队,要抽他的筋,剥他的皮!

狗咬狗,一嘴毛。敌军双方在一片叫骂声中撤出战斗。

原来,川军沿观音沟,上马溜经红岩口,从西面向石顶山主峰勇猛攻击。

与此同时,黔军从土地岩东面向石顶山发起冲锋。

两军相遇,枪弹横飞,交相厮杀,战斗无比激烈……

川军和黔军两个营相互厮杀造成重大伤亡,引起了敌军对游击队更大愤慨。开始了漫山遍野围追清剿行动。游击队根据不同时间、不同事态,视敌情而动,时而攻、时而守、时而退;敌疲我打,敌退我追,利用熟悉的地形和敌人捉迷藏。敌军呢,人多为王,见人就围,见洞就炸,只要一有风吹草动,子弹像雨点一样密集,可谓一片枪林弹雨。

……

有一天晚上,雷明利用休整时间,如胶似漆和黄英走在林荫道上……

爱,像一坛被封存的窑酒,两人一见面,就像打开坛盖,一股芳香扑鼻而来。

雷明的目光落在黄英身上,开始是忍着!忍着!最后,再也忍受不住心中的煎熬,一把抱住黄英,在嘴上、脸上亲了又亲!

面对爱情,男人像灯泡,打开开关就会发热。女人像一块铁,必须敲敲打打,才会看到她慢慢发热。

黄英是个农村姑娘,黄花闺女,知道男女应该有爱,心里也爱着雷明。但她不喜欢伸手动脚,饭不到火候不愿揭开锅盖,面对雷明的激情,有些接受不了,一把推开雷明说:

不!不!别这样!说正经事!

黄英爱在心上,恨在嘴上。

雷明如同一个醉汉,喝不到酒,心慌手抖,爱情就像梅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他又想上前抱住她!

别这样!再这样,我就走了!

黄英说着回头就走。

好!好!依你!先说正经事?你说!什么正经事?

雷明在爱情面前,智商变成了下等,不知所措,不停地点头躬腰。

你说如果战斗把我们分开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天意天安排,缘分缘使然。

那游击队失败了怎么办?

不!不能说失败!真正的失败,是指你决定放弃的那一刻。只要不放弃,就不能说失败。世界上没有平白无故的成功,也没有凭空而起的高楼。目前,摆在游击队面前的是一道门槛,过去就是门,没过门就是槛。棋要一步一步地走,谁也不能一步取胜。

你说我五哥他会怎么样?

别担心他,他是一个不轻言失败的人,只要还有一兵一卒,他都会拼到底。他不是说过吗?人生如棋,落子无悔!难道你忘了,他当众表过态:生为人杰,死为鬼雄吗?我们要相信他,他会像一支蜡烛,从顶燃到底,一身都光明。

那倒是,一人有福,拖带一屋,但愿五哥生为人杰,不为鬼雄。不过,如果照这样下去,游击队会不会……

黄英没把话说完。

雷明毕竟有文化,见多识广,看着黄英焦虑的面容,安慰说:

我在川南师范读书时,老师说过:世界上没有悲剧和喜剧之分,如果你能从悲剧中走出来,那就是喜剧……生与死,得到和失去,永远是一对孪生兄弟,我们的生命是天赋的,唯有献出生命,才能得到生命。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西南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号    贵公网安备52010202002708号

合作支持单位:贵州文学研究会  四川省文学艺术发展促进会  云南省高原文学研究会  重庆市巴蜀文化研究中心

投稿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58530352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